甘肃机械设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农业机械

中国出现并购潮像不像80年代的美国

2021年08月18日 甘肃机械设备网

中国出现并购潮?像不像80年代的美国

保监会终于挥起了大棒,开启了对门口野蛮人的监管。延续一年有余的宝万股权之争、险资大肆举牌的争议,要告一个段落。

金钱永不眠。对于资本为王的世界,某个企业的命运只是恰巧被推到了风口浪尖,暗流涌动的背后,是一个时代到来的必然。

据Wind中国并购库的统计,2015年我国共进行6446单并购交易,交易总金额约3.04万亿元,并购数量同比增长55.74%。其中,二级市场收购(含产权交易所)共1083单,同比增长205.07%。

为什么这一切开始发生在中国的当下?

为什么这一切开始发生在中国的2015?如果以史为鉴,可以知兴替。我们不妨顺着历史的河流往回溯——代杠杆收购(LBO)业务产生于1970年代的美国,1980年代开始加速,并在1989年达到巅峰。1979-1989年间,美国共发生了2000多笔LBO案例,交易价值2500亿美元。在媒体和政客的笔下,80年代是个贪婪与浮华的并存的时代。资本的野蛮与无情,华尔街的纸醉金迷被渲染得淋漓尽致。

然而剥开文艺作品的春秋笔法,美国上个世纪80年代杠杆收购浪潮其实有着最深刻的经济根源。经济下行与公司利润下滑、管理层的代理问题与公司治理问题、公司价值低估和游资流动是几个最为关键的时代因素。

镜头中美国经济的“黄金时代”

二战后的50-60年代,被称为美国经济腾飞的“黄金时代”。美国1950年GDP同比增速为8.7%,在随后近20年间,美国GDP增速多次突破6、7、8的关口。美好的时光总是留不住。进入70年代,美国经济开始了一段“动荡之旅”。根据美国经济研究局(NBER)的研究,美国分别于1970年11月、1975年3月、1980年7月、1982年11月4次经济触底。期间1971年8月尼克松政府宣布停止履行美元兑换黄金义务,以黄金为中心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,美元霸主地位不保。

随着战争对经济增长的刺激逐渐消失,美国面临着巨大的经济下行压力,经常账户上开始出现赤字:1971年逆差22亿美元,1972年逆差68亿美元,从此贸易逆差持续扩大。1973年越战结束后,美国背负巨额财政赤字。同年10月,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,石油输出国组织(OPEC)宣布石油禁运,油价暴涨,导致美国需求萎缩加剧,建筑、汽车、钢铁三大支柱产业受打击尤为严重,失业率高达9.1%,企业和银行倒闭数量均创下战后纪录。

1974年美国消费物价上涨11.4%,更加严重的通货膨胀使美国陷入滞胀泥潭。同期美国企业利润大幅下滑,从1950年的22%跌至1975年的12%。在经济下行和企业利润下滑的催生下,以“敌意收购”为主的兼并潮(hostile acquisitions)开始出现。

此外,经过60年代以“风险分散”(diversification)为目标的兼并潮(mergers),美国产生大量“多元化经营”的巨型公司,比如收购了350多家公司的ITT公司(ITT Corporation)、多元化战略推动的利顿工业公司(Litton Industries)。

在这些股权分散的多元化企业中,管理层的代理问题变得越来越突出。低效投资,盲目扩张公司业务版图(empire building),甚至挥霍股东的利润,公司治理的问题越来越多的被媒体曝光。在内部治理乏力的情况下,兼并收购的压力被视为外部公司治理的手段。70年代以后,部分巨型企业被重新拆分,重新回到主业。比如1987年艾乐吉公司(Allegis Corp)就被迫出售先前收购的赫兹汽车租赁(Hertz)、威斯汀酒店(Westin)以及希尔顿酒店(Hilton)。

利润的下滑、公司治理的恶化使得企业的市场估值越来越低迷。1979年道琼斯指数为838.74点,相比1969年底的800.36点涨幅几乎为零,市场整体市盈率仅为7.5,估值达到近30年最低点。许多上市公司市净率接近于1,股价被严重低估——这些优质又廉价的企业毋庸置疑进入了资本的视野,成为目标企业(target)。充分利用财务杠杆的杠杆收购在这一时期崭露头角,不断上演小鱼吃大鱼的资本游戏。

与此同时,宏观信贷环境也为杠杆收购的盛行提供了土壤。70年代的滞胀导致信贷持续扩张,货币政策极度宽松,1974至1981年里根总统上台前夕,共有55个月的实际利率为负,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与通胀率一度倒挂近-5%。到70年代末期,垃圾债券市场急剧膨胀,资金四处寻找机会。

1986至1988年间,投资者往垃圾债券市场投入了180亿美元的资金,让杠杆收购之王KKR公司大受其益,其13个大型收购中均有垃圾债资金的参与。最有名的,是1989年KKR以1比12倍杠杆成功收购了RJR纳比斯科(RJR Nabisco)。这笔250亿元的交易中,除了银团贷款的145亿美元外,德崇(Drexel)和美林提供了50亿美元的短期过桥贷款,其中有30亿元靠发行高收益垃圾债融资。市场低迷之时期,高收益的杠杆收购成为市场游资竞相追逐的目标。[1]

电影《华尔街》

“金钱永不眠”、“贪婪是好的”——影帝道格拉斯在《华尔街》中的精湛表演、畅销书《门口的野蛮人》多年的热卖……对这个时代的批判和反思成为一时之风潮。美国证监会(SEC)的法律顾问、并购大律师Marty Lipton的观点最具有代表性:对于1976年到1990年间高达35000的并购事件,Lipton认为美国的收购活动带来了短期利润的最大化,却牺牲了企业的长远发展/投资,这不利于美国在世界市场上的竞争力和增长力。

123下一页>